365bet测速app

站内搜索

  • 搜 索:
  • 关键词:

  

【聚焦两会】听委员代表说关注未成年人保护

 

·南京外国语学校英语特级教师朱善萍代表:制定儿童福利法

儿童能否健康成长,关系到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也关系到亿万家庭的幸福。但近年来,弃婴、儿童家暴、留守儿童意外死亡等事件频繁见诸报端,在令人心痛的同时,也凸显出我国儿童保护面临的困境。

儿童福利是儿童最基本的一项权利,其背后体现的是政府、社会和监护人的责任。充分维护好儿童福利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但要将其落到实处,除了有好的想法、好的理念外,还要有好的制度,特别是法律制度。

我国专门针对儿童的立法目前有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和义务教育法,还有一些涉及儿童福利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分散、依附于其他成人法,如民法通则、刑法等。上述法律还不足以形成系统的、专门的、独立的儿童福利法律体系,因而难以全面保护儿童权益和福利。出台一部具有可操作性的儿童福利法,既有利于强化国家责任和政策体系、厘清家长的养育责任,也能全面维护儿童的生存权、发展权、参与权和受保护权。(人民日报记者 王伟健 侯云晨)

 

·全国人大代表陈舒:无合格监护人的未成年人应交民政部门监护

未来网北京3月4日电(记者 李盈盈)“当未成年人失去亲人的监护,需要一个组织行使监护权时,应该由政府兜底,民政部门出面行使未成年人的监护权。”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广州市律师协会名誉会长陈舒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说道。

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在民法总则二审稿中提到“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委会、村民委员会或民政部门同意后,将其他具有监护能力的人依次担任监护人。”

一直关注未成年的权益保护,在未成年人监护的法律制定上,陈舒认为,民法总则二次审议稿比原来的更加详细具体,有很大的进步,特别强调了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但同时她也发现其中的一些问题。比如,二审稿中对于监护人的“监护能力”并没有加以界定阐述,也没有对同意的“标准”进行说明。

陈舒表示,“二审稿还是没有明确无合格监护人的未成年人到底应由哪个部门负责,这次我又提了建议,在随后的三审稿中,会明确指出无合格监护人的未成年人由政府兜底,让民政部门负责。这样才能避免最终没有固定组织管的情况,导致未成年人的权益保护落空。”

 

·全国政协委员王名:政府应购买服务救助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所长王名长期关注未成年权益保护。他注意到,中国大约有60万名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在未成年人中属于“被隐形的弱势群体”。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教育、生存状况堪忧,犯罪率也远高于未成年人犯罪率。2017年全国“两会”,王名在提案中呼吁改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生存与教育状况,建议司法行政部门购买社会组织服务救助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并通过立法构建国家寄养制度。

王名告诉财新记者,就我国目前的法律和政策体系而言,在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生存与教育方面还存在明显的法律空白和政策缺位。首先,现行《监狱法》第19条规定“罪犯不得携带子女在监内服刑”,但是对父母服刑期间无人照管的未成年子女,目前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由谁来履行监护职责。其次,民政部、中央综治办等部委于2006 年 3 月发布了《关于加强孤儿救助工作的意见》,明确“对因父母服刑或其他原因暂时失去生活依靠的未成年人,可以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妥善安置”,但对于如何落实该意见,并没有出台具体措施。

王名在调研中发现,一些社会组织早在若干年前就开始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提供生存与教育方面的服务,并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王名告诉财新记者,社会组织作为桥梁,既能调节和理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与服刑父母的关系,又能加强监狱方、司法行政管理部门与社会之间的联系。因此,王名在提案中建议,应鼓励创立社会组织,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生存与教育提供服务;对于已经创立的相关社会组织应积极引导帮扶。尤其对于已经取得一定成绩的社会组织,应采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定向向其购买服务,在资金上予以支持,在税收方面予以减免。

王名指出,可由司法行政部门购买社会组织的专业服务。在司法行政部门主导下,在监狱成立专门部门如监狱援助中心,来负责接待对接社会组织,畅通服务渠道;同时,司法行政部门在承担社区矫正、刑释人员安置帮教等工作时也应加强与社会组织间的联系与合作,使用社会组织的专业服务。

鉴于我国在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生存与教育方面还存在明显的法律空白和政策缺位,相关部门责任边界不明确,在对待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生存与教育问题时呈现相互踢皮球状态,王名呼吁,应加强国家立法,明确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生存与教育问题的相关方责任。对委托给亲属抚养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应追踪评估其心理、生存、教育状况;对于流浪乞讨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应及时寻回并为其委托亲属、其他成年人或民政部门设立的儿童福利机构、救助保护机构进行监护;对于独自在家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应追踪评估其心理、生存、教育状况,并在社会福利方面予以倾斜。

“与此同时,应建构国家寄养制度,致力于减少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流浪乞讨、独自在家现象的发生,全部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应生活于正常家庭或者国家的儿童福利机构中。在立法和国家寄养制度中,积极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提高制度的执行力。”王名说。(财新网记者 萧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