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测速app

站内搜索

  • 搜 索:
  • 关键词:

 

 

“正大光明乞讨”站不住脚,谨防乞讨变“掘金”

  

 

导语:“我是正大光明地乞讨!”“正大光明地乞讨?你有手有脚,凭什么乞讨?”日前,一则“上海阿姨舌战地铁乞讨者”的视频在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体热传。视频中,乞讨者的一句“正大光明地乞讨”更是引发网友热议。

 

乞讨变“掘金”伤了人心

 

  现在社会上存在许多职业乞讨人员,他们干不了重活、挣不了大钱、又想来钱快,伸手等着天上掉钱。他们已经将乞讨职业化,不仅仅是作为营生了,更多是当做自己发家致富的手段。好多电视台都曾跟踪报道过这些职业乞讨人员,比如说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长春街头乞丐变装换班”组图,引发了全国人民的讨论,很多乞讨者都是有组织的、职业化的乞讨,收入不菲。他们好吃懒做,不思进取,通过变装、自残来获取同情,一些尝到甜头的人索性以此来当做职业,且收入颇丰。为了这条财路,不愿接受救助站的帮助,多次重操旧业,他们似乎也做出了“牺牲”,付出了“劳动”,但是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定性为对那些好心人的一种“欺骗”让心怀善念的人“情何以堪”。殊不知,职业乞讨者不劳而获的时候,却在潜移默化中“消费”着人们的善心,这只会让这个已经被歪曲价值观玷污了的社会的秩序变得更加紊乱,人情变得更加冷漠,还会影响到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对“职业乞讨者”的放纵,是对善良市民的不负责,也是对社会良知的亵渎。

 

“正大光明乞讨”站不住脚

 

  反映出乞讨者扭曲的价值观

 

  不可置否,乞讨者是需要社会救济的弱势群体,他们大都丧失身体或心理患急、丧失劳动能力、无一技之长、流离失所,靠他人的施舍或救济过活,社会不应该因此歧视他们。但如今乞讨者中也不乏有青壮年出现,他们年富力强,但是仍然过着伸手要钱的生活,实在引人不解。而今“自己是正大光明乞讨”这句话也许道出了这些年轻乞讨者的心态,着实让旁人大吃一惊、不可思议,与此同时也反映出多少扭曲的价值观。

 

  可以乞讨,不能欺骗

 

  无论社会进步到何种地步,也不会体谅这种理直气壮以“自己是光明正大乞讨”为理由的说辞。说到底,行乞只是迫不得已求得生存的方式,不应被贬低,同样也并不值得骄傲。与那些偷盗、抢劫之类的违法行为相比,它可能看似是光明正大许多,但这样的“劳动”绝对称不上是最光荣。细究起来,这些看似“正大光明的乞讨”也暗含了多少欺骗。

 

  不得不说,喊出“正大光明乞讨”这句话,表露了乞讨者不认为在公共场所行乞何错之有。而《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乞讨属于轨道交通设施范围内禁止的行为。可见,乞讨者的说法是拿着不是当理说,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此外,从“正大光明乞讨”中多少嗅出了以此为职业的“自豪感”。如若这对年轻夫妻真的是以此为职业,那怀抱中的孩子就是他们博得人同情的“砝码”。那么他们口中的“正大光明”也并非如此。众所周知,职业乞讨者惯用各种弱势伪装来骗取众人的爱心,达到获取金钱的目的。他们的行为与那些偷盗、诈骗相比,并不高尚多少,哪里来的底气这么振振有词?

 

“围观”后当警醒

 

  如今公共空间不乏乞讨者,社会对他们早已麻木无感,乞讨现象远没上升到公共事件的程度,市民不论是自己,还是对自己的孩子,似乎都在敷衍说服自己:乞讨不就是乞讨嘛?穷嘛,不愿意劳动、工作谋生,乞讨为业是社会一定会存在的现象,存在即合理。可是有没有想过,乞讨人员也该有分类,对失去谋生能力者,如果社会救济跟不上,不能剥夺他们通过乞讨获得的生存权;对有腿有脚身体健康把孩子当道具的,不仅要用社会道德约束他们,还要有相关机制敦促他们回到劳动岗位。而这位上海阿姨面对的显然是后者,道德上谴责这对有劳动能力的乞讨夫妇,对他们幡然醒悟或有助益。

 

  为什么乞丐越来越多?物质生活越来越好是大趋势,老弱病残者在减少,不劳而获者肯定是越来越多,我们有没有反思,这个麻木冷漠的社会氛围,正在纵容滋生越多越多的精神乞丐。笔者看来,这位舌战“有腿有脚”乞丐的上海阿姨倒是“大铁笼子里最新醒悟者”,怒斥乞讨者反而是“尊重”,希望这个事件引发的讨论能上升为公共事件,既对围观者有教育,又能营建不让精神乞丐有太多空间的社会大环境。

 

  (据荆楚网、长江网、东北新闻网等综合)